您当前的位置 : 东北网  >  东北网旅游  >  境内

从拉布大林到吉拉林

俄罗斯族米佳家庭民宿

  十二年前,我家附近新开了一家小列巴(面包)店,经营小店的是位五十来岁的“玛达姆”(妇女)。纯正的列巴醇香四溢,招来八方客。经过攀谈得知这位“玛达姆”名叫卓娅,是来自内蒙古额尔古纳河畔俄罗斯民族乡的俄罗斯族人,可惜没过多久她就回老家了,从此去看看神奇的额尔古纳俄罗斯民族乡就成了我多年的愿望。

  现在我和爱人都退休了,有时间旅游,我们一起踏上了圆梦之路,登上了去海拉尔的列车,然后转乘汽车去额尔古纳市。没想到的是海拉尔长途汽车站查不到去额尔古纳的班车,令人疑惑不解,一打听方知,额尔古纳原来叫拉布大林(拉布大林与额尔古纳右旗合并为额尔古纳市),但人们还习惯称此地为拉布大林,班车时刻表上,汽车票上,汽车挂牌上均为拉布大林,为此我们也改口叫拉布大林了。

室韦俄罗斯民族乡老木刻楞房子

  拉布大林风光秀丽,蓝天、白云、牛羊,亚洲第一湿地公园,额尔古纳市市标的“马蹄岛”,一眼望不到边的白桦林……

  拉布大林是个多民族的地方,除了俄罗斯族,还有蒙古族,以至于这个旅游城市的商店牌匾用中、俄、蒙、英四种文字标明,以方便游客。但我看来,俄罗斯民族风情更为鲜明,城市中俄式建筑比比皆是,中央大街上砖红色的国际酒店楼顶众多的洋葱头式建筑,酷似莫斯科红场上的瓦西里教堂风格。俄罗斯民族风味食品琳琅满目,特别是当地一个有点名气的列巴店,俄罗斯民族传统方法制作,已形成规模,前店后厂,用列巴花做的列巴,味道真的不错。

  拉布大林少数民族中,俄罗斯民族人口较多,在长途汽车站候车时就遇到两位老人,冷眼一看就是华俄后裔,高鼻梁,眼窝深凹。其中年龄稍大的蘭先生,已经75岁了,精神抖擞,还是额尔古纳民族研究会会员,祖籍河北,早年爷爷淘金来这里,经人介绍认识了他的奶奶——一位漂亮的俄罗斯姑娘。蘭先生懂点俄语,当过翻译。而62岁的胡先生俄语就不行了,他老家在山东,早年爷爷淘金来此,娶了俄罗斯媳妇,象他们这些混血儿后代基本都不懂俄语,这种情况在额尔古纳俄罗斯民族家庭中是比较普遍的现象。

  拉布大林的室韦、恩和乡是俄罗斯民族乡,一定要去看看。同额尔古纳一样,长途汽车站查不到去室韦的班车,有了上次的经验,一问果真如此,室韦原来叫吉拉林,后改的室韦,这里人们还习惯称吉拉林。我们同几位年青旅友包车从拉布大林去吉拉林。

  吉拉林位于中俄界河额尔古纳河右岸。我们刚下车就遇到一位大妈来接站,我们本想找家快捷宾馆,却被热情的大妈感动了,决定去她家庭民宿看看。边走边谈,真没想到大妈的爱人也是俄罗斯族。一幢木刻楞家庭民宿,还有个菜园子,我们还看到了长在地里的列巴花,只是还没到开花季节,典型的俄罗斯民族田园风光,让人陶醉。房间不豪华,但是干净整洁,赢得了大家的一致好评。

作者与米佳夫妇合影

  我急不可待与老大妈的爱人交谈起来,老大妈叫李秀芳,60岁,满族人,爱人考战发,62岁,俄罗斯族人,俄语名米佳。米佳爷爷早年从山东闯关东来淘金,认识了退役的军医,也就是米佳奶奶。奶奶不会讲中国话,外出给乡亲们接生需带上懂俄语的翻译。米佳父辈有6女2男,米佳父母都是俄罗斯族,他属第二代混血儿,长的一幅典型的华俄后裔面孔。有2个女儿,2个外孙女,孩子们对他都很孝顺。退休前米佳在牧场当司炉工。他家和村里俄罗斯族家庭一样,饮食上以中餐为主,也吃俄餐的大列巴、西米丹(牛奶提炼物,类似奶油)、沙拉、别了贝克(类似包子)、布留克(一种咸菜)等。中国的春节和俄罗斯族的巴斯克节都过,传统风俗仍然保留,比如过巴斯克节,上山去墓地与过世的先人一起过节,不烧纸,而是唱歌跳舞,共同进餐。米佳信奉东正教。

  室韦镇有4000多人,俄罗斯族就有3000多人,大多是爷爷百年前从山东闯关东淘金或伐木来的,娶了俄罗斯姑娘,组成中俄家庭,生儿育女,繁衍生息。大多数俄罗斯族人不懂俄语,外表华俄后裔长相,说东北话,保留着俄罗斯民族的传统风俗。

  室韦镇街道俄式风格为主旋律。除了老式的木刻楞房子还有新建的洋葱头楼顶的商业区。额尔古纳河两岸分别搭建了中俄界河大舞台(Любовь на беpегах КHP N PФ),两国边民在舞台上载歌载舞,共度美好时光。

  文/图 魏秋生

          合作电话:13091870001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