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 东北网  >  东北网旅游  >  黑龙江

毛毛狗

  说起“毛毛狗”,哈尔滨年青人可能不太了解,年长一点的老哈尔滨人也许能知道,但多数人也已忘怀了。

  我家住在俄罗斯风情浓郁的哈尔滨,50年代龙江街与大直街交口处的教堂旁有一座俄侨墓地,春天到了,常看见俄罗斯夫妇抱着孩子,手拿一束束“毛毛狗”前来扫墓。

  我年龄一年年大了,已迈进老年人的行列,常常想起老哈尔滨的往事,想起“毛毛狗”,那些俄罗斯人拿的“毛毛狗”,到底是啥花呢?我多方打听无果。有一次我无意中在哈萨克斯坦朋友的朋友圈中发现了一张“毛毛狗”的照片,真是喜出望外,连忙与其联系询问,这照片上是啥花,她告诉我叫“维巴”,汉语不知怎么说,没办法她把俄文名发给我,我查汉俄字典,才知道原来是柳树枝,可我们儿童公园的柳树不是这样啊!

  前不久,我和夫人去了额尔古纳室韦俄罗斯民族乡,在小街的面包店里惊喜的见到了实物“毛毛狗”,店主人俄罗斯族妇女奥里亚告诉我,“毛毛狗”确实是柳树枝,不过不是垂柳,是一种枝条往上长的柳树,春天发芽长出“毛毛狗”,她们俄罗斯民族过“巴斯克节”时,带“毛毛狗”去扫墓,她觉得这“毛毛狗”好看就留下来了,摆在屋里,我心中的迷终于解开了!

  我不禁想起飞沙的一首小诗:

毛毛狗的春天

又是一年春来到,

雨雪伴着柳枝摇,

春人折下毛毛狗,

朵朵绒花闹春宵。

  作者:魏秋生

          合作电话:13091870001

友情链接